透明度及可信性 ─ 香港綠色金融發展優勢

2019-08-09

隨著可持續投資需求不斷增長,香港在發展成為亞洲綠色金融中心方面正面臨挑戰。香港特區政府的政策支持,以及與中國內地及一帶一路的聯繫,皆令香港有潛力成為全球綠色投資中心。

 

Market view

 

香港作為中國境內外投資者的投資門戶,已有數個世紀歷史。隨著綠色金融備受注視,香港在聯繫亞洲區以至一帶一路的綠色金融及國際投資方面,正擔當著橋樑及顧問的重要角色。
 

目前綠色金融尚未有統一的全球標準,因此中國內地與國際標準有所不同亦不足為奇。中國內地較重視環境問題,目前正爭取在2020年前建立強制要求上市公司披露環境資訊的制度。相對而言,國際標準則側重於企業管治及社會責任。
 

綠色投資框架的國際差異,已被納入香港與全球的金融議程中。今年5月,香港金融管理局(金管局)公布可持續銀行業及綠色金融的重要措施,以增強銀行業界的意識。去年9月,證券及期貨事務監察委員會(證監會)宣布其策略框架,加強上市公司環境資訊披露的一致性及可比性,以向國際投資者推廣香港的綠色投資機遇。
 

與此同時,歐洲聯盟委員會亦在爭取於2019至2022年間制定統一的綠色投資分類標準,對促進可持續投資、提高透明度及資訊披露的規則予以定義。歐盟亦同時與中國討論如何協調雙方的綠色投資框架。
 

值得信賴的合作夥伴
德勤中國風險諮詢合夥人Hannah Routh認為,綠色金融標準的差異,有利香港發展成為綠色投資中心。

 

Hannah Routh

Hannah Routh 德勤中國
 

Routh表示:「我認為香港的優勢在於我們熟悉兩種標準。無論項目負責人想採納其中一種或全部,我們都能為其提供顧問和專業服務。」
 

香港的優勢在於能夠引導投資者並鼓勵新投資。Routh指出:「有時投資者會對綠色投資抱有懷疑。在香港,我們與國際投資者保持良好關係。我們可以幫助投資者了解綠色項目的性質及認證標準,從而加強互信。」
 

德勤認為,綠色金融及可持續發展可以提高金融機構或企業的業務水平及長期盈利能力。德勤的諮詢服務專注於為客戶創造可持續價值,服務範圍包括綠色金融與負責任投資、氣候變化與碳排放、可持續供應鏈與可持續發展策略。
 

綠色金融涵蓋可再生能源、廢物處理設施及風力發動機等範疇。環境、社會及管治(ESG)投資概念可應用於任何行業。投資者將ESG三大因素皆納入評估決策,可以減少其投資風險。
 

德勤的綠色金融及ESG投資諮詢服務包括:
• 綠色債券的建議、評估、監管要求及發行
• 綠色信貸諮詢(針對銀行),包括內部控制評價
• 氣候變化物理風險及過渡風險的評估與管理
• 環境及社會風險評估與盡職調查

 

客戶亦可就氣候變化及碳管理問題向專家諮詢。諮詢服務包括:
• 碳審計:為碳排放資訊披露、監管及可持續管理做好準備
• 能源及碳管理,包括碳排放風險分析,以協助客戶制定節能減碳目標
• 氣候政策及低碳經濟諮詢

 

此時彼時
Routh認為,目前綠色投資產品與項目供不應求。投資機遇包括中國內地銀行對本地項目的在岸投資,以及進入亞太區的高流動性歐洲基金。

 

在過去,綠色金融及ESG投資是投資者「可以考慮」而非必然的選項。Routh表示:「10年前,綠色投資者主要是出於道德信念或長遠投資視野的公營部門退休金。如今綠色投資已成為主流。」但她提醒,在企業資訊披露與投資經理的預期之間,仍有著一定程度的落差。
 

Routh以貝萊德集團(BlackRock)為例,說明全球投資態度的變化。集團主席Larry Fink曾致函所有投資對象公司的行政總裁,強調ESG的重要性。遺憾的是,嚴格的規章及內部架構經常令ESG政策無法在組織內部全面落實,有時投資經理可能受僵化框架所限而無法投資某可持續發展項目。 
 

Routh說:「在某些情況下,內部架構非常嚴格,未能配合公司高層宣稱推動的決策。」
 

要突破這一瓶頸,必須依賴已承諾推動綠色倡議的董事會及高級管理人員,確保公司領導層的決策得以全面落實,並透過教育及培訓提高投資決策者的認知水平。
 

提升標準
Routh負責可持續發展及氣候變化諮詢服務,協助金融機構與企業發展更環保的業務。「我們不做『漂綠』,因為這沒有意義。『漂綠』不需要專家幫忙。」

 

「我們代表客戶進行評估,評估標準取決於我們的客戶。例如,當我們進行ESG盡職調查,客戶可能會要求我們使用國際金融公司(International Finance Corporation, IFC)的社會及環境可持續性績效標準,有時又會受聘於希望達致全球報告倡議組織(Global Reporting Initiative, GRI)標準的公司。」不少對綠色框架有不明之處的公司皆會找德勤諮詢。
 

由於欠缺全球統一的綠色金融分類標準,Routh把當前對綠色金融的態度形容為散點圖式。儘管數據收集質素逐漸提升,但來自不同評級機構的數據仍可能沒有關聯性。中國內地的框架允許某些形式的化石燃料投資,而許多國際體系則一概不允許。這種落差亦反映出歐洲發達經濟體與亞太各國等發展中經濟體之間的經濟差異。
 

香港正正可以在這兩種框架之間擔當中介樞紐角色。Routh表示:「我們並非追求百分百一致,而是希望創造凝聚力,透過改善分類標準,提高報告質素的一致性。」

 

X